category
tags
type
status
slug
date
summary
icon
password

英伟达

英伟达,毫无疑问成为了现今全世界人工智能里面最牛的基石型公司。
notion image
notion image
实际上OpenAI和微软都在亏钱,在人工智能上,只有英伟达真正扎扎实实挣到了人工智能最多的红利。
日耗70万美元,用户数逐月下降:据外媒Analytics India Magazine报道,综合各项数据分析,OpenAI 目前财政状况不佳,可能在 2024 年底宣告破产。作为一手打造了ChatGPT、掀起全球大模型热的行业领头羊,OpenAI何以陷入当前处境?
 
根据Investopedia最近的一份报告,从OpenAI的盈利能力来看,任何人工智能领先公司,如OpenAI、Anthropic或Inflection,距离首次IPO还为时过早。此外,同一份报告还指出,要想成功IPO,至少需要10年的运营和1亿美元的收入。
 
因为无论是要做人工智能,无论是创业公司还是大公司,都在向英伟达购买显卡。购买量通常从五十万到一百万起步。如今,国外想要开发超级通用大模型,可能需要至少十万块显卡作为起点。微软据称今天计划采购超过一百万块显卡,而扎克伯格也宣称要购买五十万到一百万块。
 
这篇文章不是要讨论英伟达的历史,而是要探讨黄仁勋的企业定位。在我看来,一个公司的成就取决于如何准确地定位自己和选择正确的目标。2008年1月15日,记者余建斌采访了黄仁勋,并整理了一篇发表在《人民日报》上的感言,分享给大家。这篇文章的标题是《打败对手不是目标》。

打败对手不是目标

坦率地说,很多公司一开始就把我们当成对手,而直到它们倒下,我可能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位对手。不是因为它们太小或者存在的时间太短,而是因为我们不是把对手当成自己的目标。一个健康的市场,对手总会不停地涌现,甚至会多到让你看都看不过来,而一个健康的公司,不能总把目光放在对手身上。老盯着对手,就会失去自我。
我在创业之前就告诉自己,对手既不会给你提供研发的方向,更不会告诉你客户的新需求,而这两者才恰恰是一家企业生存的根本。尽管如此,创业之初我仍然犯过错误,这个错误并非是模仿对手,而是刻意地执行差异化战略,研发与对手完全不同的产品。事实上,这种错误跟一味模仿对手一样,都是不可饶恕的,都将受到惩罚。因为你把精力放在对手身上,而不是放在客户身上。
有了这个救训,我更加坚信,公司应该把研究客户的需求、解决客户的问题放在第一位,而不是去关注对手。如果你的精力只是放在如何从对手那里把客户抢过来,你还会错失更大的机会:开辟新客户。
notion image
几乎所有人都认为 NVIDIA 是一家芯片公司,我虽然不反对他们这么说,但并不赞成。表面上,我们确实是生产芯片的,但在我的眼里,我们从来都不是一家芯片公司,而是一家帮助客户解决复杂视觉计算问题的公司
如果 NVIDIA 把自己限定为生产芯片的公司,我们就会自动地认为电影和我们没有关系,火星探险和我们没有关系,医院和我们地没有关系。事实上,恰恰相反,这些都已经成为我们重要的业务,因为它们背后有一个同样的问题,即复杂的视笕计算问题。
这些问题没有一个属于对手,全部属于客户。我想对目标的这种认定,或许就是NVIDIA 与对手最大的不同。

闲聊

在日文里面,律师、医生、和政治家这三种职业常被人们称之为“先生”(センセイ(读音sensei),意为老师)。
而”老师“一词,是出于对他人尊重的一种谦称,因为对方可以帮助自己解决问题,因此称呼对方为“老师”。正如学校里的教书先生,可以帮我们答疑解惑、解决知识上的漏洞;医生可以帮我们治病、排解痛苦;律师可以借助法律帮我们争取权益;政治家则可以帮我们调配资源、挣更多的“钱”。
我自己是一个“先生”,并非因为我教书,而是因为我希望能帮助别人解决问题。我会敲代码,但从来不觉得自己就是程序员,职业并不一定是最好的定位。事实上,我在通过自己的技能帮助他人解决问题。而我目前的进一步定位,是“帮助他人赚钱”:各行各业都有很好的项目,我无法全部涉猎,但我可以提供一个好的工具,帮助他人提高效率。(然后你们淘金,我卖铲子和地图:-P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