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
tags
type
status
slug
date
summary
icon
password
💡
空有人间自由身,却非人间自由人。我们看似自由自在,实则身不由己。

前言

notion image
 
1818年5月5日,卡尔·马克思诞生于德国特里尔。200年风云变幻,200年沧海桑田,今天,他的思想已经成为一种世界语言,指引着人类追寻理想社会的脚步。
马克思终其一生都在研究资本的规律。他的《资本论》无疑是近代世界重要的著作之一。三卷本《资本论》包含了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特征和历史的深入思考。《资本论》在世界范围内对政治和经济产生了重要影响,至今依然有强烈的现实意义。因此我们说,马克思有着穿越时空的影响力。
 
大家好,我是tangly,我希望通过阅读分享一些久经岁月考验的经典著作,来引导每个人深度思考,让世界和平,让全人类幸福。
《资本论》是德国思想家卡尔·马克思创作的政治经济学著作,被视为全世界无产阶级运动的思想指南。每一位同志都值得学习这部著作。通过《资本论》的学习,我们可以进一步了解金钱的本质。本文我将为大家介绍资本论的基本原理,解释为何资本主义行不通、以及我们应该采取什么行动。

价值

我们首先将介绍价值与剩余价值的概念。要理解什么是价值,我们需要回到一个基本问题:
人们最初是按照什么来交换产品的?
市场上的产品各不相同,比如布是软的,钢铁是硬的,布是织出来的,钢铁是炼出来的,但它们仍然能够互相交换。这并不是因为它们的某些属性无法相互转换,比如软和硬不能相互转换,知识和感情也不能相互转换。
notion image
人们进行交换是基于它们的共同之处,而不同产品之间的关键共同之处在于劳动
人们在生产这些产品时所消耗的劳动各不相同,具体形式各异,但归根结底,它们都是体力和脑力的消耗。劳动的强度不同,有些更加劳累和危险,消耗的体力和脑力更多,带来的痛苦更大,造成损伤的可能性更高,因此劳动量就会更大。
当劳动强度相同时,我们可以用时间来衡量劳动量,并据此确定产品的交换比例

社会必要劳动时间

举一个简单理想化的例子,假设有铁匠、裁缝和鞋匠分别制作产品并进行交换。在交换时,没有人会愚蠢到用10小时劳动的产品与1小时劳动的产品进行交换,因为两者的劳动强度和付出的时间都不一样。
notion image
 
而除了考虑劳动的强度外,我们还需要考虑到另一个因素:“熟练度”。劳动量是针对一类产品而言,而不是针对特定产品。同样的产品,不同的人付出的劳动量可能不同,但在市场上它们是同样的一个价值。例如,李四和张三都制作锤子,李四比张三更加熟练。假设张三制作一把锤子需要3天,而李四只需要1天。
notion image
然而,当王五去市集购买锤子时,锤子并不会因为是张三制作的就要多付钱。在市场上,锤子之间是没有区别的,它们会有一个相同的平均价值,即平均强度和平均熟练度的劳动所需时间,这被称为社会必要劳动时间。社会必要劳动时间从根本上决定了产品的交换比例,因此被称为交换价值,简称为价值。
交换比例→交换价值→价值

影响交换比例的因素

当然,决定交换比例的因素不仅仅是社会必要劳动时间,例如,稀缺产品可以以少换多,而稀缺的原因可能是天灾人祸、媒体鼓吹、临时需求,也可能是商家的垄断。比如,在沙漠中的水或拥有独家技术的苹果手机都属于这种情况。
但在发达的市场里,有短缺就会有人去填补短缺。当供需达到平衡后,交换比例又由什么决定呢?
虽然偶然的情况能够影响一时,但不能决定长期。正如影响气温的因素虽然很多,但冬天的气温不会超过夏天,因为太阳照射大地的角度对气温施加的是长期的影响。
notion image
在考虑复杂问题时,我们必须抛开偶然因素,抓住长期的关键。要想决定产品的长期交换比例,我们还是需要根据实实在在的劳动,而不是受到偶然因素的影响。

货币与价格

理解了价值,我们就能够理解货币与价格的本质。
那么,钱到底是什么呢?
显然,以物易物并不方便,因此人们引入了一种特殊的产品作为买卖的流通工具。最初,这些产品可能是牲畜、毛皮、贝壳等,它们被用作最早的货币。然而,优秀的货币应该易于分割、不易腐烂,体积小,于是后来金银逐渐发展成为货币。而价格,就是货币与产品之间的交换比例。
notion image

货币的演化

货币最初也是产品,需要人们通过劳动才能获得,比如初期用牲畜和金属做货币,养殖牲畜或开采金银矿都需要劳动。
既然货币也是产品,那么货币与产品的交换也应当依照价值进行。例如,用10小时劳动生产出来的金银不会用来换取只需要一小时劳动的产品。
然而,货币与一般商品有着显著的不同。商品最终被消耗使用,而货币则是作为纯粹的交换工具在流通。如果货币可以轻易获得,每个人都可以凭空购买任何东西。然而,货币不是用来消费的,而是用于交易。因此,货币的真伪并不重要。五枚真金币即使变成了五枚赝品,也不影响其作为交易媒介的功能。一旦金币成为铸币,只有官方授权的机构才能铸造,这样就不会出现货币泛滥的情况,也能替代其代表的真金银。
除了铸币,银行还会发行各种信用凭证,如银票、支票、商票、贵金属证券和债券等,这些凭证可以兑换成黄金,因此成为黄金的象征。尽管人们不会真的拿去兑换黄金,但可以用它们进行交易。
随着时间的推移,信用凭证也被国家强制发行,成为与实际货币无关的纸币,既没有价值也不再具有象征意义。
纸币与金银不同,它只是由官方认可的纸张,印上数字后即可使用。以前的1元钱,到现在可能不值钱,但以前的10克金子到现在还是值10克金字。
货币最初是有实际价值的商品,而如今则是无实际价值的交易媒介,甚至存储在电子设备中,无形无质。通过理解货币在历史中的演变,我们可以更清楚地认识到货币的本质,使其不再那么神秘。

剩余价值

理解了价值价格,我们也就揭开了通往资本主义奥秘的钥匙,即剩余价值。
我们将产品分为生产资料和消费资料两类。生产资料包括劳动工具、原材料和劳动场所,而消费资料则是指人们生活使用的各种物品,如衣服、食物和手机等。
notion image

无产阶级

显然,没有生产资料就无法进行劳动。
所谓的“无产”,正是指没有生产资料的人,这些人被称为无产者。作为一个社会阶级,他们构成了无产阶级。对于他们来说,要想活下去,就必须想办法工作,卖掉自己身上唯一的东西来换取消费资料,而这唯一的东西就是自己身上的劳动力。
而拥有生产资料、雇佣无产者进行生产销售的人,则是产业资本家。
notion image

劳动力的本质

生产的过程中,即无产者走进工厂之后,发生了什么,无产者出卖的是什么?让我们来做个简单的数学题。
在纺织厂中:假设一批棉花原材料里面含有10个小时的劳动价值,而纺纱工人新加入了额外的10个小时的劳动。那么最后纺出来的纱里面就会包含20个小时的劳动价值。
notion image
如果生产一枚银币需要10个小时的劳动。那么这批棉花的价格就等于一枚银币,而纺纱出来的纱的价格就是两枚银币。
notion image
此时,如果给纺纱工人的工资是一枚银币,我们会发现老板没有利润可图。看起来利润似乎只能来自投机取巧,即低买高卖。但是,如果有人低买高卖,就一定会有人高买低卖。天上不会掉馅饼,社会的财富显然不是依靠投机变出来的。这意味着给工人的工资不可能是一枚银币,而必须低于一枚银币。
notion image
 
其实,无产者并不是出卖自己新加入的劳动,而是出卖自己的劳动力。
所谓劳动力,就是劳动的潜能,它就像被榨汁前的水果一样,而劳动则像榨汁的过程,价值则是榨出的果汁。
notion image

劳动力的价值

机器需要耗油,人需要吃饭,柴米油盐衣服住所等这些必需品维持了无产者的劳动力,让其能够不断被榨出价值。
因此,多少钱能养活无产者一家老小,劳动力的价值就是多少。
换言之,无产阶级的衣食住行、财米油盐、教育医疗和房子花费是多少,那么他们的劳动力价值就是多少,而不以个人的喜好和情绪所转移。
(你可能会问,不对啊、为什么有的职业工资就是高呢?这其实是由短期劳动力市场供需不平衡导致,除非有政治手段限制,否则高薪只是一种短期供需不平衡的溢价,随着长期市场的平衡、新的从业者涌入,从业者最终会回归到劳动力的价值)
notion image
在资本主义社会,总的工资与劳动力价值必须基本一致。
如果工资太低,无产者就无法维持生活,人口增长就会停止甚至下降,这种过度压榨是不可持续的。反之,如果总的工资长期比劳动力价值高,那么无产者就可以不用打工,甚至自己当老板了。
与无产阶级的境遇完全相反,资本主义诞生多年以来,资产阶级的生活条件得到了极大提升,贫富差距发生了巨大分化。过去资本家还狡辩说自己负责监督工人指挥生产,是多么的劳心劳力,但随着职业经理人的兴起,资本家连监督指挥都不用做了。这块自称按劳分配的遮羞布也就被彻底揭开,资本家不劳而获的真相就浮现出来了。即使无产者维持生活只需要6个小时的工作,也不妨碍他们工作一整天。他们创造的价值减去自身的劳动力价值就得到了剩余价值。
资本家可以不劳而获,这正是他们雇佣无产者的目的,而生产经营活动之所以有利润,也正是来自剩余价值。

资本主义的剥削

有人要坐轿子,就必须有人去抬轿子,而让对方无偿供养自身的行为就是剥削。
notion image
剥削的历史非常漫长,有时是强制的,比如奴隶制,有时是半强制的,比如农奴制和包身公制。而到了现代,这种仗着无产者失去生产资料,让他们自愿打工的看似公平雇佣,实则是无偿取走剩余价值的行为,这就是资本主义的剥削。
在资本主义世界,除了产业资本家,还有地主、商业、金融资本家以及资产阶级的政治代理,各种不从事实际生产的人都参与剩余价值的分配。
例如,金融资本家利用放贷获取利息,利用投机牟取暴利;地主利用土地所有权获取地租,土地越肥沃地段越好,地租就越高。无产阶级负担着所有人前行,他们看似可以自由选择工作与否,但没有工作就无法生存,因此他们的自由实际上一无所有。

 
💡
至此,我们介绍了资本主义剥削的本质。下面,我们将重点谈论资本主义所面临的危机以及无产阶级的出路。

资本主义的危机

固定资本+可变资本

我们知道,棉花本身并不会劳动,所以它在纺出的棉纱中不会以一个更高或更低的价值并入其中。既然价值不变,这部分资本就称为不变资本,资本家花钱雇人工资就是可变资本。
可变资本之所以可变,是因为它会在生产过程中改变自身的价值。它会生产出劳动力价值来填补工资,又会生产出剩余价值,为资本家带来利润。
可以看到,产品的价值等于不变资本加可变资本加剩余价值。
notion image
例如,不变资本值60小时,劳动可变资本值20小时,剩余价值值20小时,那么产品总价值就是100小时。
notion image
我们称呼“不变资本”与“可变资本”的比例为有机构成。在上面的例子中,有机构成就是3:1。换言之,有机构成越高,越依赖对劳动力的剥削;有机构成越高,则越不依赖对劳动力。
notion image
工艺决定了需要多少吨棉花,配上多少名纺纱工人,这就是资本的技术构成。在技术构成这个比例上,要在各自呈上单位棉花的价值,单个劳动力价值就得到了有机构成。

发展的恶性循环

资本主义不断发展,一方面会发生扩大再生产,另一方面则是生产力提高。扩大再生产把剩余价值变成资本,让生产规模不断扩大,产生越来越多的剩余价值。
生产力提高指的是生产的效率提升,表现为科技、工艺的进步。企业要想在竞争中生存,就必须提高效率。效率提高意味着生产同一个东西需要的劳动时间减少,单位产品的价值降低。生产力提高也意味着更少的人工可以带动更大规模的生产,让人被机器或电脑替代。这就导致资本的有机构成变高,单位产品价值下降。
notion image
而这也包括了生活必需品的价值下降,必需品变得更便宜,从而导致劳动力价值也下降。
过去,人们可能会干10小时,其中5小时为自己工作,5小时白干。然而,随着生产力的提升,人们可能只需要为自己工作两小时,但仍然需要白白干8小时。这使得剩余价值反而变得更多,大大加剧了社会的贫富差距。
notion image
劳动力价值的下降不一定会以明面上降低工资的形式出现,而可能是以工资不涨、物价上涨等变相形式出现。
例如,今天柴米油盐可能便宜了,但读书、看病、住房却更加昂贵。无产阶级仍然是那些无产阶级。如果仅仅是社会不公,那么资本主义看似仍然能够苟延残喘。然而,一旦资本主义坐稳了统治地位,就意味着进入了一种做奴隶而无法改变的时期。
 
在资本主义社会,如果产品生产出来后不能被卖掉,那么剩余价值就无法实现,这些产品只能积压在仓库里。在产量方面,随着生产规模的不断扩大,资本呈现滚雪球式的运动,导致产品的总价值增加。与此同时,生产力的提高使得单位产品的价值下降,因此实际产品数量增加得更快。然而,这种不断扩大的产品供应能被消费掉吗?
notion image
一方面,无产者并非没有消费需求,而是缺乏支付能力来满足自身需求。由于工资是由劳动力价值决定的,无产者注定只能过着勉强维持生计的生活。
与此同时,随着技术的发展,资本的有机构成越来越高,导致需要的无产者相对减少,从而整个无产阶级的消费能力非常有限。
notion image
另一方面,资本是人格化的,受到竞争压力和资本扩张的本能驱使,剩余价值主要用于扩大再生产,增加团队、增加厂房并扩大市场规模。因此,总的消费能力相对于生产总量一定是过剩的。如果产品无法卖出,不仅无法实现扩大再生产,甚至维持经营都会面临困难。一旦出现经营困难,裁员与失业将进一步导致消费能力的下降,形成必然的恶性循环。
 

延缓危机

在这种情况下,社会上会出现大量多余的产品和更多的无产阶级。一边是产品卖不掉,一边是人们无法满足基本需求,这种现象显得荒谬又矛盾,就像今天一边房子卖不掉,一边老百姓住不起一样。资产阶级学者们为延缓危机绞尽脑汁。
notion image
为了促进生产资料的销售,政府可以出资鼓励投资,带动就业,但这些生产资料最终需要转化为消费资料,如果后者卖不掉,那么前者最终也会卖不掉。
为了解决消费资料过剩,政府可以向公众发放福利,但这些福利实际上就是变相提高工资,而工资仍然受到劳动力价值的约束,无产阶级不会因为福利而变成资产阶级。
危机表现为商家经营困难和个人生活困难。虽然运用信贷可以暂时缓解流动性问题,但债务终究需要偿还,而生产过剩这个根本矛盾并没有消失。一旦困难加重,违约就会导致信用动摇,人人自危,危机就会变得更加严重。
notion image
为了应对危机,国家可以向其他国家输出过剩的产品,购买廉价劳动力和原材料,利用技术垄断赚取专利费,利用货币地位进行加减息和汇率波动,从而为本国资本提供大量剩余价值。
然而,“反者道之动”,压迫之处必然存在反抗,长期来看,无论是直接殖民还是经济殖民,都是不可持续的。

根本矛盾的解决

上述这些推迟危机的方式都不能从根源上解决资本主义的矛盾,而只会让矛盾暴露得更为彻底。面对不断积蓄暴露出来的矛盾和不断加深的压迫,无产阶级应该采取什么样的行动呢?
首先,资本主义不是简单的某个老板张三剥削职工李四的个体行为,而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系统性问题。因此,工人需要团结起来,争取自身的经济利益。同时,资本主义不仅仅是经济制度,还需要政治的保证。除了经济斗争,无产阶级还需要开展政治斗争。
只有“要饭碗,不要权力”的做法是不可取的。因为这个“饭碗”就像是一个玻璃碗,资产阶级随时可以砸掉。矛盾越激烈,斗争也就越激烈,最终可能会表现为暴力行为。如果不是刀架在脖子上,谁会愿意从所骑着的无产阶级身上下来呢?
毛主席曾经说过:“枪杆子里出政权。”要争取政治利益,就必须使用枪杆子去捍卫。无产阶级是社会上最先进的群体,他们创造了社会,将来也将由他们来改造。因此,利用一切客观条件,进行经济、政治、合法和非合法的斗争,是无产阶级必然要实践的。正如古人所说,“天若有情天亦老,人间正道是沧桑。
”社会主义的实现是必然的,正是因为无产阶级必然会实践。